当前位置:六合网开码结果 > 资料专区 >
我们水晶妖精是先代巫女造出来的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06-05 13:52
席恩的叔叔金先生请来了族人当中最有能力的白魔导士和红魔法使,为生命垂危的骑士净化治疗。他们告诉莎拉,骑士之前为了保持清醒和行动自如,强行在异常魔法下使用极限术,对身体造成很大的损伤,再加上又被夺走了重要的体内器官,失掉一部分魔力,想要恢复到从前强健的状态是不可能了。“很遗憾。”他们由衷感叹,“但是请放心,我们会尽最大的力量来救他。”莎拉来到萨克的房间门前,思绪万千,心情沉重地垂着头。斐黛尔小姐走出来,接过她手中的托盘,向她做了个“走开”的手势。“萨克他……”莎拉刚开口,斐黛尔小姐食指抵着嘴唇,冷冷看着她,轻声说:“萨克里菲斯先生由我来照顾,不用你费心了。”莎拉只匆匆瞥到萨克一面,门就无情地关上了。什么嘛!莎拉愣了半晌,才从嘴里冒出一句“岂有此理”,她感到心怦怦撞击着胸骨,什么东西正在热腾腾地往上蹿呢。她想:“我不喜欢斐黛尔小姐……虽然对不起萨克,我就是不喜欢她!当然我知道她也同样不喜欢我,从最开始我们之间就有根带刺的木棍横在中央了。可这是为什么呢?”里娅扭动肥胖的身躯,像拎小鸡似的把莎拉丢进澡池里,给她清洗、上药,动作利索得像是长了八只手。“你看看你,亲爱的,一个姑娘竟然把自己弄得那么脏!”里娅长吁短叹地轻抚她的头发说,“还满身是伤,又红又紫的,多叫人心疼啊!”莎拉这才想起,原来她自己也是遍体鳞伤了,她几乎都没注意到呢。里娅小声念着魔法,那些伤口在药膏的作用下变得酥痒温热,令她十分舒服。“哎,里娅!”莎拉把下半边脸浸在水里,幽幽地吐出几个泡泡,“你说……父亲和母亲,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呢?”“这我可就不清楚了。你问错了对象,我们水晶妖精是先代巫女造出来的,换句话说就是从石头里生出来的,我和里朗以及所有的战斗妖精都是如此,没有人类所谓的父母亲。”见到莎拉若有所思的模样,她问,“怎么啦?亲爱的,为什么而发愁呢?”“没什么。”莎拉闷声不说话了,把整个头埋进水里。她想,如果她也是从石头里生出来的,该有多好,她也不必如此苦恼了。“对了,里娅,等会儿叫里朗到我的房间来好吗?我有事找他商量。”莎拉刚弄干净身子回到房间,里朗就敲门了,得到允许后他毕恭毕敬地走进来,身后跟着探头探脑的金先生。他显然为这次不幸事件深为担忧,急于从莎拉那儿探听点什么,但是莎拉说只希望和里朗先生单独谈谈,他便很沮丧地掏出手帕,口中直抱怨得不到巫女殿下的信任是件多么屈辱的事。莎拉费了不少功夫才笑着把他打发走。之后她开始和里朗说起她的决定,把她和特拉伊之间的私人恩怨原原本本说出来,里朗一直认真听着,表情不曾变过,直到莎拉说她想为特拉伊举行“魂葬”时,脸上才露出了疑惑。“殿下,魂葬历来只有王室贵族或者德高望重的祭司、神甫等死后才可享有的特殊待遇,特拉伊先生他没有这个资格。”莎拉叹了口气说:“这也是我找你商量的原因。你看,真的没有办法吗?”里朗皱了皱眉低头思忖,莎拉盯着他那张几百年来一成不变的俊逸年轻的脸孔,忐忑不安地等他回答。“如果……”他犹豫着说,“如果不会太冒犯你的话,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选择魂葬而非复活呢?如果想对他做出补偿,趁着斐黛尔小姐还在的时候举行复活仪式,不是更好吗?”“你这么想的,里朗?”莎拉苦着脸,把头转向窗外,“你一定以为我出于憎恨,而不愿让他复活是吗?我的确恨他,却又不仅仅是恨,我的情感里有更多的东西,只有我自己才了解。复活……唉,复活之后又能怎样呢?我不能也不允许自己再一次冒着被他利用和伤害的危险去救艾娜公主,这样的话,公主注定会死,他也终将痛苦乃至崩溃──对他来说,绝望的生和解脱的死,究竟哪个更好些呢?我认为是后者,所以……”里朗说:“所以,你替他选择了魂葬吗?”莎拉点点头:“替一个人决定生死,是我从不敢想像的事,我现在却做了,不论这么做是正确是错误,我都不会后悔。只是可惜──魂葬并没有我想像得那么容易,说实在,叫我很难过。”里朗想了想,安慰她说道:“其实,魂葬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真的?你愿意为他, 香港六合正版综合资料网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平民, 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举行圣洁的魂葬了?”“没有身份地位, 香港黄大仙必中六肖你可以给他一个, 管家婆一肖一码免费大公开不是吗?”莎拉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他的意思。里朗笑了起来。莎拉恍然大悟道:“你是说,要我授予他骑士称号?”“殿下,你是巫女,一切都以你的意志为准。如果是为一名骑士举行魂葬的话,我毫无异议地赞成你的决定,并愿效犬马之劳。”莎拉为心头的重石落地而松了一口气,她笑着站起身:“我不知该怎么感谢你呢,里朗。但在那之前,请暂且替我保守秘密……”里朗答应了。一直立在门外的斐黛尔小姐把这两人之间的对话一字不漏听下来,在里朗先生退出房间的一瞬间,装作若无其事地从走道穿过,还向他微微屈膝打了个招呼,便回到萨克房间。萨克已从昏睡中醒来了,诚挚地向周围为他疗伤的长者们致谢,他脸色不再那么苍白可怕,嘴角还带着微笑,看起来比早晨好多了。他自己也能使用最初级的魔法来减轻伤痛,因而白魔导士一致认为他们的祈祷和净化十分成功,骑士先生正处在良好的恢复阶段呢。只是失去的魔力被墨王吞噬,即使通过一些高级魔法使内脏再生,那些法力也要不回来了,十分可惜。嘎帝安的这些法师又向萨克说了些应酬的客套话,便一个接着一个告辞了,最后只剩下斐黛尔小姐,执意留在他的房间里。萨克问起莎拉在哪里,她的伤有没有及时治疗,斐黛尔突然恼火起来,背对着他,把托盘里的茶杯碰得叮当响。等这股怒气克制住之后,她淡淡回答道:“莎拉小姐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没有空来探望你,请你别见怪。”“哦,是这样。”有片刻的沉默,萨克问她,“是为了特拉伊的葬礼吧?”“葬礼?”斐黛尔小姐抿了抿嘴,回答道,“我可没听说什么葬礼,也没有这个必要吧?莎拉小姐刚才来拜托我,请我务必要让特拉伊复活呢。”她说完,故意停顿下来等着听萨克做出反应,身后却迟迟没有动静。“难、难道,我的谎言被拆穿了吗?”斐黛尔紧张不安地心想,这片死寂的空气让她呼吸都困难起来。她鼓起勇气回头观察萨克,却发现他已经躺下来,脸向着墙壁,资料专区看不见表情。“萨克里菲斯先生?”她试探地叫了一声。“唔,斐黛尔小姐,请你接着说吧,我在听着。”他的口气里明显带着生硬和冷淡,斐黛尔暗自高兴了一把,于是放心地滔滔不绝说起来:“好的,先生。事实上,自从把特拉伊的尸体带回来之后,莎拉小姐就闷闷不乐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神情十分悲伤,好像快要哭出来。我们大家都很替她难过。然后在我向里娅夫人要方糖的时候,她过来找我,请求和我单独谈谈。她那种坚定的表情,我是无法拒绝的,因此我跟随她来到她的房间里。你知道,她是那么爱慕特拉伊,即使遭到背叛,她仍然断绝不了那份感情,当她向我提出复活要求时,我就更加确认无疑了──是的,她爱慕他,所以希望他能够死而复生,这点无可厚非。”“我提醒她,复活仪式并不是百分百成功的,一旦失败了,死人的身体也会消失,灵魂更是不知去向,要她做好思想准备。莎拉小姐立刻哭了,悲伤地恳求我帮帮她,她的情深意重真叫我感动极了!然而你知道,复活魔法是会消耗我的寿命的,我不能无偿地为此作出牺牲。所以我提出了我的要求,那就是──你……”萨克果然如她所料地转过身,平静地望着她,示意她说下去。“我告诉她,我愿意复活特拉伊,但是作为交换,我想要萨克里菲斯先生成为我的主人。”斐黛尔甜甜笑了,似乎十分害臊。她取出独角兽专有的犄角,递到萨克的眼前。“呐,现在由你来决定,先生。要么,违背莎拉小姐的意愿,让特拉伊永远消失……要么,接受我的犄角,成为我的主人,实现莎拉小姐的心愿。请你,做出选择吧!”斐黛尔斜倚在床杠边上,原本是神色笃定地等待他回答,一心以为即将听到好消息了,正转着得意的念头呢,却听他用冷淡的口吻说:“我拒绝,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她的一张漂亮的脸蛋顿时歪了,又是惊讶又是心虚。她故作镇静问道:“我可以请问一声,你拒绝是因为不相信我说的话吗?还是有别的缘故?”萨克带着惶惑的眼神朝她看了看,她慌忙提高了嗓门叫着:“我没有撒谎!莎拉小姐真的这么说了,她还打算给特拉伊骑士称号呢,瞧她多么替他着想呀,都到了这等不理智的地步,竟然无条件地把如此尊贵的身份给予一个平凡的可怜人!”萨克听了这番话,脸色大变,可这种异样的神情很快就过去了,等独角兽气喘吁吁停下来时,他平静地说:“斐黛尔小姐,无论我相信与否,我都不会答应你的。并且我也衷心地劝告你,别再使用复活魔法了,它既损害你的身体,也会打破自然法则,在我看来,这种古老的仪式应该在你手中彻底结束……请原谅我的偏执,选择权其实在你,至于我,根本没有权力插手这件事。”老天爷哪!斐黛尔在心中叫了一声,为自己羞愧起来。她的想法是多么愚蠢啊,不惜扯谎欺骗,利用萨克里菲斯先生对巫女的恋情强迫他接受自己,可是他呢,仅仅是出于对复活这件事本身的不赞成而拒绝了她,这种时候他非但不为自己考虑,居然还担心那魔法会伤害她──天晓得她自己都没管那么多呢!她开始痛恨起自己,一时为嫉妒冲昏头脑,居然对这位正直而善良的人撒了谎,实在是可耻极了。可另一方面,她又庆幸谎言没有被拆穿,萨克仍然对她保有不错的印象。事到如今,她只能装作轻松地耸耸肩:“我得说,感谢你给我这样的忠告,可是,难道你就不担心莎拉小姐因此记恨你吗?”她看见一阵难堪从萨克的眼里闪过,急忙补了一句,“抱歉,我说了失礼的话,我的意思是……”“你说得没错,我对于她即将产生的激烈反应十分介怀,更进一步说,我很担心,担心我会失去她……”萨克低声说,自嘲地抿了抿嘴。隔了一会儿,他接着说,“所以我请求你,斐黛尔小姐,帮我一个忙好吗?”“说吧,我将竭尽所能。”“谢谢你,斐黛尔小姐,请你带我离开。”―――两天后,依照莎拉的意愿,特拉伊作为“守骑士”被记载入神殿封授史书。又过了三天,在神殿后山为特拉伊进行至高无上的魂葬。参加他葬礼的只有莎拉、里朗、里娅、席恩、金以及二十四名先天属性为黄的神祭司。与此同时,萨克离开了神殿,正躺在独角兽的背上,从另一座山顶远远望着这神圣的一幕。特拉伊披着洁白的圣羽织巾,躺在清澈的池水中,由里朗为他诵读祝词。莎拉走上前,把他曾给她的那柄古旧匕首放在他的胸前。她看着他的躯壳,过去它是那么强健充满生机,如今却僵硬松弛了,冰冷的眼皮遮盖了他渴望的眸子,死亡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可怕的痕迹。对莎拉来说,这具尸体庄严而又陌生,有着许多涵义,却激不起任何甜蜜、留恋或者惋惜的感觉。里朗的诵读结束,四周各个方向的神官开始吟唱魔法,在神圣的祈祷声中,特拉伊的身体浮起,逐渐变得光亮透明,几乎和他的发色相同了。这当中,凄凉悲怆的钟声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一声接着一声,与神官的吟唱相混合,显出犹如末日降临般的神秘。“那是王宫的丧钟啊,吸血公主过世了。”金先生这么快意地说道。莎拉带着惊讶和宽慰的表情,抬头望着天空,好像她真能冥冥中看到什么似的,她又低头看着光芒中的特拉伊,看着他仿佛微微笑了,很快地,肉体渐渐模糊分散,消失在空气中。结束的时候,神官们举起双手说:“愿上天宽恕你的灵魂。”莎拉最后看了他一眼,轻声说:“特拉伊,我不会宽恕你的,因为──我从没真正恨过你。”“再见……不,永别了。”她转身离开,没有流一滴眼泪。〔第二集完〕

  稿件来源:泰安日报社 最泰安全媒体记者 牛志明 

,,彩霸王心水资料

上一篇:不竟让吾飘飘然首来

下一篇:没有了

六合网开码结果
推荐阅读